国家计划内普通高校 全国统招代码:14111

高校廉政风险防控机制的构建与运用——以天津师范大学实践探索为例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反腐倡廉

高校廉政风险防控机制的构建与运用——以天津师范大学实践探索为例

* 来源 : 高校反腐倡廉动态(2012.4.19)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3-06-16 * 浏览 : 23

反腐倡廉建设是高校科学发展的有力保障。天津师范大学通过搭建多方位的信息化、数字化管理平台,形成廉政风险防控软件系统,完善审计内控制度,从而增强制度的执行力,并且使制度执行有了程序保证,有效地提高了高校廉政风险防控的科学性、准确性和客观性,不断创新权力运行制约机制。

一、构建“政府采购项目审批及管理工作信息化平台”,规范项目审批和资金监管

    政府采购项目审批及管理工作既贯穿了学校各级管理部门的业务工作,又是项目责任制和“三重一大”等制度的落实与体现,并利用JAVA系统开发了“政府采购项目审批及管理工作信息化平台”。学校政府采购项目审批及管理工作系统是预算审批、采购执行和评价反馈三阶段相互衔接,纪检、审计、财务等监督部门全程监控的科学管理信息化平台。

    其中,预算审批模块主要是根据经费来源和经费数量,实现由不同的部门分别采取相应的方式进行层层把关的项目审批管理流程。根据填写的资金渠道和资金数额,系统自动判断后进入学院党政联席会议审批环节或校长办公会议、校党委常委会议审批环节。按照学校规定,预算外资金超过50万元的项目须经党委常委会议审批,预算外资金在10万元-50万元的项目须经校长办公会议审批;学院使用预算外资金超过5000元的要经院党政联席会议审议。

二、构建“奖助学金工作数字化管理平台”,保证公开、公平、公正

    学生奖助学金评定及发放工作具有“申请人多、涉及面广、资金额大、关注度高”的特点,这项工作做得好坏直接影响到广大学生的切身利益以及校园的和谐与稳定。

我们建设的数字化管理平台基本弥补原有做法的不足,利用学生熟悉和喜爱的信息获取方式和便于纪检监察实时监督的管理方式。

    通过网络形成了发布信息——学生提交申请——班级、学院、学校三级分别公示、发表意见——审核确认——发放奖助学金;学生、教师、纪检监察三方监督的数字化内控管理系统。

三、网络环境下的廉政风险防控软件系统,主要呈现的共同特点

    “政府采购项目审批及管理工作信息化平台”和“奖助学金工作数字化管理平台”都达到了“制度为先、流程衔接、清权确权、控程控点”的要求,以重在解决问题、重在取得实效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按照深化实体性制度建设、完善程序性制度建设、融入科技手段实现全过程监督的建议思路,呈现出以下四个特点:

一是业务流程更加完善和严密。这一系统创新性地将监管工作延伸到“事前”和“事后”环节,与项目实施过程以及事后验收、审计结算、公示等环节一起构成了一个完整封闭的运行系统,基本杜绝了项目执行过程中体制外运行情况的发生。

二是有效提高了管理效能。信息化平台优化了工作流程,实现了资源整合和信息共享,既提高了办事效率,又严密了监控管理,特别是在实现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相互制约相互协调的权力运行机制建设方面做出了有益的探索。

    三是实现党风廉政建设与具体业务管理工作深度融合。充分发挥信息技术的规范性、严密性、公开性和程序的刚性化的独特作用,将制度规程固化在网络应用系统中,明确了责任部门和责任人工作职责、明确了决策执行的具体环节、明确了监督部门的监督职责和监督手段。特别是纪检监察业务职能的监督模块嵌入业务工作全流程,对权力运行的关键部位、重点环节进行全程化实时监控,有效地提高了学校防治腐败的预警能力和科技含量。

四是所有环节全过程留有“痕迹”。信息化管理平台的运行过程中,各个环节环环相扣,任何一个环节步骤既不可被逾越,又不可被减化。由于是利用数字化技术手段,无论是申报、审核、公示、反馈意见、报送数据等所有操作流程都留有“痕迹”,既保证了监督工作的连续性,也为今后责任追究提供了客观依据。

四、完善“高校基本建设高危风险控制”审计内控制度,规范工程建设防范廉政风险

    随着高等教育的快速发展,各地高等学校不同程度地掀起了新校区建设高潮,但工程管理风险的不确定性给学校管理带来极大的挑战。在此背景下,学校为有效防范风险,初步构架了“以风险为导向,内控为主线,增值为目标”的审计模式,使跟踪审计成为学校管理的“风险控制器”,发挥了其前瞻性和建设性作用。

一是构建了“四个阶段管理”模式。以风险管理为全过程跟踪审计的切入点,实行“事后审计与事中事前审计并重,财务审计与管理效益审计并举,领导决策风险控制与工程管理和工程造价风险控制并行”的审计模式,探索出一条立体式的效益审计新路,取得了规律性思路和有效方法。设计了四个阶段、三十个环节、二十六项内容的控制细化方案,实施了全方位、全过程监控。

二是构建了“四个环节控制”机制。在工程风险管理过程中,改进了过去全面风险管理模式,突出了重点风险管理环节,按照重要性原则,筛选了风险最大的四大环节,即招投标、签证、拨付款、结算四个高危风险点,进而对其进行实质性重点控制,并构建了简便易操作的高危风险管理框架,达到了提高资金管理水平和使用效益、减少决策失误和损失浪费、维护国有资产安全完整、促进廉政建设的目的。

    通过创新工作实践,使制度执行有了程序保证,确保了执行有痕迹,监控有抓手,从而实现了发现问题更及时,弥补漏洞更迅速,追究责任更客观,从而有效地提高了高校廉政风险防控的科学性、准确性和客观性。

【摘自《天津职业大学学报》2011年第6期,28~29页,孙杰 文】